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情感男女 > 不幸福会遗传?有智慧的父母,从不向孩子诉

不幸福会遗传?有智慧的父母,从不向孩子诉

作者: 时间:2018-11-26
  那一期的辩题是:身在外地,过得不快乐,该不该告诉父母。正方是该告诉,反方是不该告诉,最后正方获胜。         但其实我是支持反方的。为什么?因为在我小时候父母承受了很多压力,他们选择保护我,没有告诉我,长大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选择不告诉他们。         我一直觉得这是活在...

  那一期的辩题是:身在外地,过得不快乐,该不该告诉父母。正方是该告诉,反方是不该告诉,最后正方获胜。

        但其实我是支持反方的。为什么?因为在我小时候父母承受了很多压力,他们选择保护我,没有告诉我,长大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选择不告诉他们。
        我一直觉得这是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儿女的选择,但我忽然发现其实并不是,还是有很多儿女会将自己生活中的不开心向父母倾诉,同样也会有很多父母选择跟孩子诉苦。
        我们不跟孩子诉苦
        因为不希望他们负重前行
        敏仪妈妈有一部非常喜欢的电影,叫做《美丽人生》。

        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的犹太人集中营中,犹太人圭多骗自己的儿子要玩一场游戏,只要得到1000分他们就可以坐在一辆真正的坦克中回家。

       于是他们在集中营的所有磨难在儿子看来就都变成了游戏对他的考验,他可以忍受饥饿,也可以做辛苦的劳力,最难得的是在德国士兵的谩骂和欺辱中还保持着一份纯粹的童心。
       前夕的混乱中,圭多将儿子藏在箱子中想要趁乱去关押妻子的地方救妻子,但是他不幸被德军发现了。
       被押着经过藏有儿子的箱子时,他走得昂首阔步,还跟儿子做了一个鬼脸,暗示儿子要遵守“游戏”的规则不要出来,所以儿子只听到了一声枪响。
       第二天儿子从箱子中出来,看见了很多辆真正的坦克,一个美国士兵向他走来带他回家。
       圭多不跟儿子诉苦,反而给他营造了一个幻想中的游戏,让儿子从血和泥土中走出来还能保持一颗干净的心灵。

       我想这就是父母对儿女爱的伟大,我们之所以愿意背上重担,不过是不想我们的孩子负重前行。

       高中的时候我总去一家早餐店吃包子,有时候晚上放学晚也会去这家店打包一碗粥回家喝,很多时候都能看见店主家的儿子在店中写作业,他母亲有时候就说:
       “我这么辛苦都是为了你,你可一定要争气啊!”
       有人说,人要见过苦难才会真正成长。可是对于当年还在上高中的我来说,却是真正心疼这个男孩。
       我的父母同样是老家那个小小的三线中辛辛苦苦的一员,但是我的父母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们生活的苦处,对于还在上高中的我来说,这个妈妈的话让我心生疲惫。
       还不到18岁的年纪,就要在生活中背负上另外一个人的辛苦吗?我真的很感谢我的父母,没有让我在青春最好的时光中负重前行。
       诉苦给孩子带来的,可能不是动力,而是压力。
       打着回忆青春的旗号,我去看了《最好的我们》,里面余淮的妈妈一直跟儿子说自己的不容易,为了他自己付出多少,让这个原本就十分聪明的男孩倍感疲惫,生活中还有很多“余淮”。
       因为很多家长都会说这样一句话:“我现在过得这么辛苦是为了谁!”

       我们勤勤恳恳地努力生活,除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之外,当然也是在为了孩子拥有更好的生活而付出,孩子是因为我们的选择而来到这个世界,我们选择了生的权利,就应该付出养的代价,这是父母的责任。

       而这句很多家长都会脱口而出的“诉苦”,也简简单单地给孩子的心灵带上枷锁,让孩子觉得自己的父母辛苦的源泉。
       电视剧中的余淮背负着母亲的期望,压力越来越大,最后物理竞赛失利中也未尝没有母亲的影子。而现实生活中,因为背负父母期望而在高考中失利、自杀的孩子更加数不胜数。
       对于父母来说,跟孩子诉的一句苦,可能只是对生活的一点抱怨,对孩子的一点期许,但是对于孩子来说,这很可能就成了压力和负担。
       时间长了之后,孩子甚至还会自己批判自己,反对自己的兴趣,降低自己的自尊感,也会变得对别人更加挑剔,习惯对生活抱怨自己的不如意。
       傅首尔有一句话说到我的心坎中,她说:
       父母跟子女之间最诚实的沟通,带来的往往是最真实的愧疚感。 那种帮不上忙的愧疚,那种无能为力的难受,比具体的不开心更难挺过去。
       来自父母的诉苦,可能更加让孩子疲惫。
       我不向孩子抱怨
       希望他们也不抱怨生活
       我和孩子爸吵架的时候会很自觉地避着孩子,甚至当孩子出现时一秒钟变得相亲相爱。
       我相信很多家长都像我和孩子爸这样,因为夫妻吵架是大人间的争端,有时甚至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孩子可能理解不了这些问题,但是会本能地觉得害怕,觉得惴惴不安。
       跟孩子诉苦也是一样的,孩子不能帮助我和孩子爸解决夫妻之间的争端,也不能改变鸡毛蒜皮的小事。
       自然也不能帮我疏导我在社会中承受的压力,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坏情绪告诉孩子,影响他们呢?
       之前有一部纪录片几乎到众人皆知的地步,叫做《出·路》,来自小镇的青年徐佳,背负着已经去世的父亲和独自抚养几个儿子的母亲的期望。
       3次高考终于考上大学,又在城市中奋斗了很多年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来自城市的袁晗寒不用背负任何压力,就可以拥有好的教育资源,起点比徐佳终点还高。
       反观两个人的家长呢?袁晗寒父母在北京城中承受社会压力未必比小镇徐佳的母亲单独抚养儿子来得少,但是袁寒晗的父母从来没有跟孩子诉苦过。
       这是大人世界的压力,何必告诉孩子,既毁了孩子的童心,又给孩子平添了负担。
       如果人生来有的选择,你是希望成为袁晗寒还是徐佳呢?
       我选择袁晗寒,自然也希望我的孩子能成为袁寒晗。
       孩子是父母的缩影,所以我希望我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快乐开心,希望我的孩子能够比我更加豁达,能享受我为他们带来的人生。
       也正是因为这样圭多愿意在犹太人集中营中,跟孩子玩一个虚假的游戏,希望孩子能从美好的角度认识这个世界,也愿意昂首阔步地走向死亡,给孩子留下一个美好的背影。
       袁晗寒的父母愿意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她才可以肆意享受自己的青春。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